法律热线:
律师文集

山西:“南少林”五行柔术,走上“申遗”路

发布时间:2018年6月17日 广州商标律师  


  2010年3月3日,作为南少林五行柔术的唯一传人,76岁的李国瑞老人正式在“非遗”申请书上签字,踏上了为“五行柔术”申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征程。而众所周知,南少林与山西相隔千里,其代表功夫五行柔术又怎会成为山西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推荐项目?这其中又有着哪些渊源?3月8日,记者来到了位于太原市公园路的李国瑞大师家中,一个颇具传奇色彩的人生画卷就此展开……

  大师董秀升北上学艺,将五行拳术引入山西

  面色红润,思维敏捷,精神矍铄,口齿清楚,初次见面,短小精悍的李国瑞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年轻很多。老人笑着说,这完全得益于从小练习的五行柔术,“别看我今年76了,轻而易举地制服一个壮小伙没有一点问题。”

  说起与南少林五行柔术的渊源,李国瑞至今记忆犹新。“1944年,我到清徐南营的舅舅家上学。当时学校设有国术课,学的就是五行拳。后经舅舅引见,我有幸拜在了五行拳大师李锦文的门下,而李锦文便是将五行拳引入山西的太谷人董秀升的首席大弟子。”

  那么,五行拳是怎样从福建南少林传入山西的?其中又有着哪些不为人知的故事?老人说,这还得从清朝乾隆年间说起。

  “根据 《南少林五行柔术谱》记载,乾隆年间,福建南少林因从事反清复明活动,遭到朝廷数次火焚。僧人大多难以幸免,只有深通五行柔术的妙丹禅师侥幸逃脱,被迫出走。行到直隶(今河北省)通州境内,有一位名叫李思元的人拜妙丹禅师为师。数年后,李思元又将此拳术传授给他的孙子李志英。李志英在山海关外颇负盛名,在天津开设镖局,广交天下武林豪杰。清光绪辛丑年(1901年),山西太谷人董秀升慕名前往天津拜师学艺,南少林五行柔术便自此传入山西太原一带,并在清徐、晋祠、榆次、汾阳等地颇负盛名影响很大。”

  据李老介绍,少林五行柔术的主要代表人物除董秀升外,还有董秀升之徒李锦文、申秉廉、李桂昌等人。而由于李锦文、李桂昌、王辅仁等众前辈相继谢世,76岁的李国瑞便成为唯一会习整套拳术者,南少林五行柔术面临着失传的危险。

  拜师难,传承少,五行柔术濒临失传

  “武术界大都知道董秀升的妙拳,但总是迷雾重重,会练的人不多。和太极拳、长拳等相比,南少林五行柔术的推广度还是有差距的。”究其原因,李国瑞认为,先辈师祖们收徒谨慎,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南少林五行柔术的广泛传播。

  “由于先辈祖师们收徒谨慎,大都抱着‘宁可失传,不可乱传’的保守思想,使得本就习练者不多的五行拳门人更加寥寥,再加上旧社会不重视,所以目前传承很少。而更加遗憾的是,随着一批批老拳师李锦文、李桂昌等的相继谢世,南少林五行拳传承人极度遗乏,处于断层。”李国瑞痛心地说,后继无人是“南少林五行拳”濒临失传的最主要原因。

  “我师父今年已经76岁了,尽管门下四五十个弟子都各有所长,但我们中间还没有一个弟子能够完全掌握师父的全套功夫,师父还是担心南少林五行柔术面临失传。”李国瑞的一位弟子忧心地告诉记者,师傅“百年”之后,这套拳种有可能就真的失传了。

  “五行柔术,不超越身体极限,不激烈,刚柔并济,可与阴阳五行之造化同体,天人合一,也可以说是民族的瑰宝。如果再不想办法保护的话,我们的子孙们以后恐怕就只能在武侠小说和电影里把南少林功夫当神话看了。”李国瑞说,也正是基于此,他才义无反顾地要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千万不能让五行柔术在自己的手中失传。

  据了解,南少林在福建最多出现过6座寺庙,现在还有泉州少林寺、莆田少林寺和福清少林寺等几座有争议的寺庙。那么,山西太原的南少林武学弟子的“申遗”之举是否会遭到福建南少林的质疑呢?

  “这个不会,申报是个非常严谨的程序,我们经过严格考证,证明南少林在此种拳术上是没有继承人的,我申报的五行柔术是整个南少林拳术中的一种,并没有涵盖所有南少林的拳术,就算福建方面也想就南少林进行‘申遗’,只要避开五行柔术就完全可以,两者之间并不冲突。目前,南少林五行柔术已经通过了市级和省级‘非遗’申报,正在进行国家级‘非遗’申报及论证工作。”

  七旬老人的坎坷申遗路

  “起初,我并没有想过要申遗,总觉得在民间教授徒弟也能将五行拳传下去。但后来在传授中出现的种种问题,开始让我忧心起来。”李国瑞告诉记者,他教的四五十个弟子中,年龄最大的已经65岁了,最小的才10岁。除了两三个年纪大点的,其他人都有各自的事要做,很难全身心投入,而这种“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做法是习武人最忌讳的。“这也是造成目前他们还没有一个能把整套拳的精华都领悟下来的主要原因。”

  为了更好地发扬五行拳,在晋祠博物馆的大力协助下,“三晋武馆”成立了,李国瑞任总教练。“本以为通过武馆能全身心地带出几个徒弟来,可没想到,武馆仅仅存在了两年,就因资金场地等问题关闭了。”

  武馆关闭后,李国瑞只能在自己家小区的花园里继续教徒弟。而徒弟们也经常参加全国各地的武术比赛,成绩优异,颇负盛名。但成绩再好,也纯属个人行为,仅凭几个民间人士,五行柔术还是难以传承。李国瑞认识到,要想将“南少林五行拳”及几代祖师的宝贵遗产世世代代传承下去,发扬光大,就必须依靠政府的支持。而要想得到政府的支持,就必须“申遗”,申请国家保护。

  “有了这个想法后,我就开始付诸行动。先是向市级部门申报,市级申报成功后,又向省级申报。目前,我们已经成功申报成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正努力进行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申报论证。”然而,申报的过程并非一帆风顺,李国瑞坦言,因为经费问题,自己差点断了这个想法。

  “由于申报纯属个人行为,因此一切经费都得自己出。别的不说,仅仅光盘制作就需要5000块,再加上其他费用,我目前至少投资了1万多。”李老说,1万多元对于一般家庭来说并不是一个大数字,但对于全凭微薄的退休金生活的老两口来说却是一笔很大的开销。

  “制作光盘,需要有人解说,为此,我骑上自行车不厌其烦地到电视台跑了无数次。起初人家开的价格我根本负担不起,后来在别人的协调下,才最终同意降价,但拍出来的效果却不是很理想。也只能将就了,再重拍可拍不起了。”

  在李老的坚持下,五行柔术最终得到了省市级部门的认可,经山西省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专家组论证,南少林五行拳对提高广大群众身体素质,开展全民健身运动有积极的作用。近年来传承较少,处于断层和失传的边缘,急需保护。同意推荐该项目申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有生之年,将此拳术传承下去,善莫大焉

  2010年3月3日,对于李国瑞老人来说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这一天,他正式在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申请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一个承载着几代五行柔术人梦想的征程开始了。

  “如果申报成功,对于五行柔术来说不啻于一个天大的功德,既能保护前辈们的毕生心血不被遗忘,又能造福于百姓。”

  举办武术交流会、保留录像资料、开办讲学班……在李国瑞的记事本上,记者看到了老人用心描绘的规划。“不管申报成功与否,我现在最主要的工作还是尽可能的传承,毕竟时不我待,老天留给我的时间也不是很多了,尽量多留一些影像资料,多传几个徒弟。”

  那么,申报成功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能否从根本上解决五行柔术传承人的问题?李国瑞坦言,申报成功只是一个推动力。最根本的还得加大宣传力度,使更多人加入到练习五行柔术的队伍中来。

  “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开办一家习练五行柔术的学校,培养更多的接班人。毕竟还得从娃娃抓起,如果条件允许的话,还要成立协会或研究会,一年开一次运动会,进行比武交流。只有这样,五行柔术才能找到它生存的土壤从而生根发芽。”

  “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五行柔术在我的手中失传,作为该拳种的第六代传人,我有责任也有义务将它发扬光大,有生之年,能将此拳术传承下去,善莫大焉。”


上一篇:驱散"山寨现象"知识产权迷雾——关注山寨现象(三) 下一篇:擅自设置链接的性质

首页| 关于我们| 专长领域| 律师文集| 相册影集| 案件委托| 人才招聘| 法律咨询| 联系方式|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All Right Reserved

广州商标律师


All Right Reserved Copyright@2019 版权所有 法律咨询热线:13543405099 网站支持: 大律师网
澳门网上百家乐_广州商标律周镐荣